关于陈阿娇的格言

●她拥有大汉女子最尊贵的地位

她活的鲜明 活的潇洒 活的张扬

活的自我他的一生极尽娇贵

正如其名 他的一生都是骄傲的

从未低头 他是中华几千年来处在深宫却从未丢弃尊严的女子

它不过想获得一份唯一的爱

或许那个时代无法接受

但是 现在 为什么 无人理解

或许

阿娇和刘彻 是有爱情的

否则 怎会有 若得阿娇为妇 愿金屋藏之

他大可 一个 诺

而阿娇 从小身边就是勾心斗角 有岂不知宫中黑暗

若无爱 那个任性 张扬 的女子 岂会嫁

莫忘记 她是刘彻妃子中 下场最好

或许 晚年的他是后悔的

他亲手埋葬了 那寂寞后宫中唯一一份纯洁的爱

也埋葬了自己童年 —-《重生之陈阿娇》

  ●秦皇汉武,千古一帝。

纵使雄才伟略,也不免儿女柔情。

汉武帝一生中有过许多女人,

其中最为著名的有四个。

结发妻子陈阿娇,一代贤后卫子夫,

倾国倾城李夫人,昭帝之母钩弋夫人。

他最爱的女人究竟是谁,无从猜测。

或许帝王心中装满了那盛世江山,

无法再装下那一抹红颜。 —-孟桃源《重生之陈阿娇》

  ●“我若娶得表姐,定会为她盖间金屋子,把她藏起来。”

男孩稚嫩的话语,儿时的一句戏言,却成了永远,她终于嫁于他,他却不似从前。

他爱上了一个舞女,从此,她独守空房。

“陛下,你可还记得那句话。”她留下两行清泪。

好似又听到了那句:“若我娶得表姐,定会为她盖间金屋子,把她藏起来。”陈阿娇 —-陈阿娇

  ●宫阙幽幽,孤魂纷飞。

有女名娇,清越宛扬。

  ●佛说,蝴蝶没有灵魂。

我化成了蝴蝶。黑色翅膀,有湖水般的眼睛。以为再不会有爱,也不会有伤害。

很久以后,我在你的肩膀上苍老地死去。我飞过高山,飞过沧海,只为了,见你,最后一面。

佛没有告诉我,蝴蝶是不许留恋前尘的。否则,死无葬身之地。

殒落的瞬间,我听见你说,来世,我们要,重新开始。 —-乔夕《谁借走了笙歌》

  ●刘彻如今对她的确是用了真心,但是那又能怎样?

他喜欢的究竟是曾经的陈阿娇,还是现在的寻罂。刘彻永远都不会知情,而寻罂自己也无法分辨。

没有办法分辨的感情,她怎么可能心安理得的接受。 —-浅洛洳雪《综后妃变奏曲》

  ●陈阿娇会巫蛊咒,卓文君有怨郎诗。

而我一个人游离在只有52赫兹的深海,所有人都在祝福这世上的真爱。

  ●有一种薄情叫长门怨,有一种辜负叫金屋藏娇,有一种醒悟叫帝王无情。(陈阿娇与刘彻)

  ●当陈阿娇把染火的圣旨扔进帐幔上时

她的心早已冰冷如麻

嗤,所谓的“金屋藏娇”

到最后

不过还是一场笑话罢了

儿时的情话

还是毁在了这可笑的江山社稷上

若有来世,陈阿娇不会在痴心于刘彻

不会再成为

那个负心汉的皇后 —-die女王《重生之陈阿娇》

  ●卫子夫有什么好的? —-陈阿娇

  ●未央娇女傲天下,不肯为君轻折腰。 (陈阿娇)

  ●我不甘心啊,为什么你会爱上卫子夫呢,我曾经真的以为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,可卫子夫。

我一定活得很可悲吧,我以为的高贵骄傲,竟比不过一个小小歌女。

阿彻,也许我生错了时代,那千年后的世界更适合我。

阿彻,若我们还能相爱,愿生生世世相恋。

若我们就此别过,愿永世不相见。 —-《重生之陈阿娇》

  ●褒姒:只知一笑倾人国,不觉胡尘满玉楼

妇好: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

文姜:有女同车,颜如舜华

庄姜: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

宣姜:子之清扬,扬且之颜也

许穆夫人:巧笑之瑳,佩玉之傩

夏姬:胡为乎株林?从夏南

息妫:看花满眼泪,不共楚王言

西施:浣纱弄碧水,自与清波闲

卓文君:愿得一人心,白头不相离

李夫人:兰有秀兮菊有芳,怀佳人兮不敢忘

陈阿娇:买得相如赋,君恩不可移

刘细君:常思汉土兮心内伤,愿为黄鹄兮还故乡

王昭君:翩翩之燕,远集西羌

班婕妤:常恐秋节至,凉飙夺炎热

班昭:班昭应有念,早上丐兄书

赵飞燕:借问汉宫谁得似,可怜飞燕倚新妆

罗敷:皓齿还如贝色含,长眉亦似烟华贴

  ●倘若爱情真的可以做到固守最初的情感,那世界怎么会有陈阿娇与汉武帝,又怎么会有卫子夫?!

  ●曾经的誓言在此,都成了笑话,这般无知可笑。

阿彻,如果那年你没有说出金屋藏娇,我是不是可以嫁一个平凡男子,与他举案齐眉,共赴天涯呢?阿彻,如果你再爱我多一点,对我母族的猜忌再少一点,我们是不是可以花前月下,一生一世一双人呢?

阿彻,我不该逼你的,你是帝王啊,如果真的只有我一人,那你该承受多大的压力啊,更何况,帝后无子。

阿彻,我何尝不希望有一个和你的孩子呢,他甜甜喊着,父皇,母后。

好吧,也许是我太贪心,是我想要的太多了。我竟天真地以为,那几年你的纵容,可以到天荒地老。

阿彻,我必须承认,我们回不去了。 —-《重生之陈阿娇》

原创文章,作者:北极晴句子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jqjz.com/lizhi/35342.html